• 官方微信
专题活动

医院概况

您现在的位置:  苏州大学附属儿童医院 新闻动态专题活动正文
[春秋遂园] 五 一场抢救生命的战斗 ——记苏州医学院附属儿童医院抢救欧公韦的经过
发布日期:2018-03-06

一场抢救生命的战斗

——记苏州医学院附属儿童医院抢救欧公韦的经过

 

 

     阳光射进了苏州医学院附属儿童医院第四病区第三病室,照在一位伏凳写诗的少年身上。一行行诗句在阳光的照耀下,更加光彩夺目。

  ……

是党给了我生命

我一定要努力学习

用实际行动来报答党的恩情

长大后立志做人民医生

更好地为人民健康服务”

这位写诗的少年,叫欧公韦,是少先队员,海红小学的五年级学生。当他连续昏迷九十四小时清醒过来时,第一句话就问:

“医生,我生的啥病?”

守在病床旁边的母亲,高兴得流出了眼泪,轻轻地告诉儿子:

“是中毒型菌痢,是一种很危险的病。是医院里的叔叔阿姨们,一次两次……从死亡中夺回了你的生命。”

 

一定要救活他

 

  事情是这样开始的。

  九月二十二日八时左右,欧公韦因患中毒型菌痢,住进了第四病区。进院后,接连出现发高烧、抽筋昏迷、血压下降等危急症状。日夜守候在欧公韦身旁的内科副主任蒋百康以及病房医生俞庚昌、李丽华等,根据病情变化,先后采取了冬眠疗法、注射抗生素、静脉输血、外压药物、持续点滴等措施,帮助欧公韦度过了第一个夜晚。

但是,欧公韦仍然处于昏迷状态,病情还在继续恶化。

二十三日清晨,医生俞庚昌从蒋百康副主任手中接过了护卫欧公韦生命的职责。这时,欧公韦的血压几乎是直线下降,到八时左右,俞庚昌医生接连为欧公韦注射两针升压药剂,也没有扭转降压的趋势,欧公韦的心跳显著地减弱了,呼吸越来越委托了——这一切都预示着死亡就将来临!这时候,俞庚昌医生,却异常坚定。他想:不管出现什么情况,也要抢救他的生命!他一面请护士长宋文琴向院长室报告,一面就和病房医生李丽华、护士蒋重华、卞晓云做进一步抢救的措施。

副院长彭大恩听说欧公韦病情迅速恶化,立即赶到病房来了。她检查了病情,吩咐说:

“立即请外科朱主任来,紧急作动脉输血!”

彭大恩副院长手执听诊器,静听欧公韦的心律。忽然,欧公韦的心跳、呼吸停止了。他看看表,这时是八点二十分。临床死亡的事实摆到白衣战士面前了。这时候,他们只有一个心思:一定要救活欧公韦!

俞庚昌医生不停地在为欧公韦作体外心脏按摩和人工呼吸。医生李丽华、护士长宋文琴、护士蒋重华,几乎是同时从不同部位把三针心脏、呼吸兴奋剂注入欧公韦的经脉。彭大恩看着手表,一分钟过去了,三分钟过去了,六分钟过去了,白衣战士们依然不动声色地坚持抢救,俞庚昌医生的白色工作帽也被汗水浸湿了边沿,不一会,外科副主任朱锦祥,拿着动脉切开包和动脉输血器赶来了。他和外科主治医生钱有芬一起研究,估计抢救中可能需要气管插管,也就由钱有芬拿着赶到了。差不多在同一个时间里,工人、护士也做好了供氧、输血的准备。

经过一番紧张、有效的抢救,欧公韦的心跳恢复了,叹气样地发出了第一声呼吸。彭大恩副院长从听诊器里听到,欧公韦的心脏又开始微弱地跳动了。这时,她的手表的时针指在八点三十分上。这就是说,欧公韦心跳停止十分钟之后,又被白衣战士们救活了。欧公韦恢复呼吸和心跳之后,立即从气管插管内得到了源源不断的氧气供应,从切开的手腕上的动脉血管内,得到了从体外输入的200CC的血液支援。

 

要使他没有后遗症

 

傍晚,又举行了一次院内的会诊。陈务民院长、彭大恩副院长、蒋百康副主任,都参加了会诊。虽然这时欧公韦还没有脱离危险期,这次会诊还是作出了更加大胆、更加坚决的决定:不但要救活欧公韦,而且要使欧公韦病愈后不留下任何后遗症!这次会诊确定了许多医疗措施。紧张地工作了一天的俞庚昌医生,根据会诊的决定,又护卫欧公韦安度了第二个夜晚。

第三天,欧公韦的心跳、血压虽然比较稳定些,但是,病情还不时地发生变化:

七点三十五分,蒋百康副主任、李丽华医生刚接了班,欧公韦的呼吸再一次突然停止。而对这一危急病势,蒋百康、李丽华信心百倍地投入抢救,坚持运用加压呼吸,通过气管插管给欧公韦送氧,力图帮助欧公韦恢复呼吸。五分钟过去了,他们坚持这样做;十分钟过去了,他们也不动摇胜利信心;二十分钟过去了,他们仍然相信先进疗法可以帮助欧公韦恢复呼吸——直到第二十七分钟,欧公韦终于自己开始呼吸了。

十点多钟,又出现了一个新的危急病势:欧公韦开始吐出咖啡样液体,这表明他的胃粘膜毛细血管出血了——这也是一种临近死亡的征象。呕吐物不时使欧公韦的呼吸道阻塞,守护在旁的白衣战士,不断从气管插管中吸出呕吐物,仍因呕吐物大量涌出而不能保持呼吸道通畅。下午,又举行了一次内外科会诊。当时,一个难题摆在大家面前:需要插胃管,直接从胃内吸出污液,但这样做会不会碰伤胃粘膜,引起更多的出血?大家全面分析了欧公韦的病情,认为当时矛盾的主要方面,是如何及时排除污液,保证呼吸道畅通,一致决定插胃管吸液。经过朱锦祥副主任顺利地作好插胃管的措施,以及注射了防止毛细血管继续出血的药物,又一次使欧公韦转危为安。

一个接一个的险恶病势,就这样一次又一次被白衣战士们制服了。九月二十六日,连续九十多小时昏迷不醒的欧公韦开始清醒过来。八时左右,他感到气管中被插着一根供氧的插管不舒服了。这根连续七十多小时为欧公韦输送氧气的气管插管,这时被拔除了。十点多钟,欧公韦说出了第一句说,问:“医生,我生的啥病?”“欧公韦说话了!”这个喜讯很快传遍了全院。欧公韦不仅战胜了严重疾病活过来了,而且智力正常。白衣战士们和欧公韦的家长,又都围到欧公韦的病床旁,个个脸上闪烁着欢笑的光彩。

 

第一曲凯歌

 

现在,欧公韦已经恢复健康出院了。

欧公韦的父母,目睹白衣战士全心全意、千方百计抢救欧公韦的全部过程。在这些日子里,他们不时想起第一个儿子在旧社会里的医院里死去的情形:心跳、呼吸刚刚停止,就被送进了“太平间”。他们想想过去,比比现在,无比感激,在送给医院的大红喜报上,写下了这样的话:

“你们在党的正确领导下和毛泽东思想指导下,发挥了高度责任感,在欧公韦心跳、呼吸停止的情况面前,你们毫不动摇,坚持抢救,全力以赴,顽强战斗,你们敢于斗争,敢于胜利,终于救活了欧公韦。”

确实是这样。参加了抢救欧公韦生命的白衣战士们,最近一两年来,反复学习了许多毛主席著作,许多人树立了全心全意为儿童健康服务的思想,他们把治好每一个儿童的疾病,看作是对革命、对人民的一个贡献。他们努力用辩证唯物主义的观点来指导具体的医疗实践,探索医治各种疾病的规律性,创造抢救病危儿童的新疗法。第四病区的白衣战士们,今年以来曾经多次总结经验教训,获得了新的认识:只要努力创造一定的医疗条件,可以使病危的儿童转危为安,可以使临床死亡的儿童转死为活。根据这种认识,他们平时为抢救病危儿童、临床死亡儿童做好了必要的准备。

欧公韦重新获得生命,重新恢复健康,正是苏州医学院附属儿童医院的白衣战士们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的一曲凯歌!

 

1965124日刊于第2版)